戈恩记者会:联盟已死 还我正义 | 汽车产经原创

汽车产经网    2020-01-09

在戈恩从日本出逃后的第一场发布会,他希望人们也能了解他看到的真相和正义。

作者丨赵玲伟       编辑丨白朝阳

“我不是来说我是怎么逃的,因为那并不重要,我要说的是我为什么要逃。”

距离戈恩在日本被限制自由过去了13个月,2019年年末,处在保释期间的日产汽车公司前董事长卡洛斯·戈恩,在日本检方严密监视下逃离位于东京的住所,并在日本海关未留下任何出境记录的情况下合法入境黎巴嫩。

在戈恩从日本出逃后的第一场发布会的开场,他就定下了这样一个基调,他希望人们也能了解他看到的真相和正义。

1

“我为什么被日本拘捕”

按照戈恩的说法,日本对他进行指控和羁押的原因很多,其中有两点最重要。

日产的业绩从2017年初开始下滑,而在2016年10月我已经准备离开日产,我想要把工作重心转向三菱,希望就任三菱的董事长。但当时日产也想让我去当CEO,而CEO需要董事会指定。一个CEO需要有业绩才能待得住,在2017年业绩下滑后,很多人谈论因为之前戈恩是CEO,所以要为业绩的下滑负责。

第二个理由是,持股2年以上的股东有双倍投票权,2/3投票通过就可以通过一个规定。所有,虽然有大部分股东支持,但我们经常无法推动很多动议。日产雷诺15%的股份但没有投票权。

我一直尊重两家公司的独立权,我们希望联盟是个整体,但没有足够的信任,有些日本同事觉得摆脱雷诺的影响必须除掉我。除了戈恩,就除掉了雷诺。实际上现在雷诺对于日产的影响非常小。”

戈恩还表示,他手中有这些幕后推手的名单和证据随时可以公开,其中包括丰田的首席审计师等等。

2

“我否认一切指控,我不是冷血贪婪的独裁者”

方面对戈恩的指控主要有四个方面:瞒报收入、CEO准备金随意支出、凡尔赛派对支出和巴西、黎巴嫩等地的房产。戈恩在发布会上对这四项罪名一一否认。

关于瞒报收入——“我的工资是不固定的,而且这笔钱没有定下来也没有支付。他们只是告诉我会给我90亿日元的工资。我作为一个外籍高管,想要用汇率调整收入是没有问题的,也是董事会投票同意的,所有人都签名了。我是在这个操作中获益了,但公司也没有损失,那么问题在哪里?”

关于CEO备用金——“当时是地区的领头人要了这笔钱,没有任何的理由,但是有法务人员的签名,也有他上司的签名,他要动用这笔钱我只能同意。所有从CEO备用金中拿的钱需要很多人在上面签字。我们有程序要走,我会找出这些证据来支持我无罪。

所有人的账户,包括我的都被清空了。而且这笔钱只到了库巴尔那里就没有了,所以没有公司的钱到我这里。

关于凡尔赛宫派对支出——“很多人认为我是因为这件事入狱,而我当时是去拉塞尔做一个演讲,那个演讲我现在已经看不到了。

在之前,凡尔赛宫一度遇到困难希望请我帮忙,作为客户曾经资助了它们100万欧元,当时他们为表感谢就许诺有一些房间可以为我们提供。所以当我们想要举办派对时就选择了那里,他们列出了所有的支出,房间的租金,是他们提供的单子,都写了0欧元。我以为这只是一项商业上的正常往来。”

关于房产——“在黎巴嫩贝鲁特、巴西里约热内卢的房子都是的资产。只要你为公司工作,这些房子就可以以市场价回购,这都是有文件的。”

此外,关于“冷血贪婪的独裁者”的舆论,戈恩认为这都是日本捏造的,“我在日本工作生活17年,我的孩子也在日本教育,我帮走过了金融危机,在海啸袭击的时候我是第一个回到日本的高管,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直到去年才发现我是独裁者的?”

3

“我在日本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”

“有人知道珍珠港会受到袭击吗?”在解释为什么对突如其来的拘捕毫无防备时戈恩说,“我在2018年11月19日被捕,这之前让我做的工作我都做了,所以我一点都没有预感,我很惊讶。当时是一场精心设计的抓捕行动,他们拿走了我的护照等等。检察官要找我谈话,让我不能用手机,我想和通电话,我才明白是公司在想办法告我。5个小时中我从被抓的地方到了另外一个小房间里,当时我被告知我犯罪了,之后我被关进牢房,检察官要检查我的工资,他们说我瞒报收入。”

戈恩描述被关押时的遭遇:单人关押,很小的牢房,除了假期,不分白天黑夜每半个小时有人来检查。在过新年的时候没有任何人来谈话,每周只能洗两次澡,只能吃到监狱里提供的药品,有很多没有律师在场的随机询问,而且检察官坚持有罪审问。

“在我第二次保释后,有检察官和媒体说我可以接受采访,但那会让我被安上新的罪名,再给我关回去。”

“日本的检察官告诉我,我在日本的定罪率是99以上,而且用我听不懂的日语审判,这个时间可能要持续5年,这是违背人权的。”

4

“雷诺-日产-三菱联盟已经瓦解”

按照戈恩的意思理解,他的遭遇主要是因为的关系出现裂缝,而在他眼中,这个全球第一大汽车企业联盟已经土崩瓦解。

在2017年时,这个公司是最大的联合集团,我管理了这家公司17年,现在三家公司的联合已经不存在了,利润下降、市值蒸发、没有明确的发展路线、没有经营方式的创新。车企的责任是制造好的产品,创造利润,给股东分红。现在他们说要揭开历史的新一页了,好吧你们很成功,现在是新一页,没有利润。没有未来。”

花了2亿美元雇了很多人,收益只有几千万,其中几百万到了库巴尔那里。但是他们说我会毁坏公司形象。我被捕之后,的市值下降很多,他们每天要损失4千万美元的市值,1200万美元一天。所以,当他们说到我贪污的1100万美元的时候,我说那不如来找我做一次审计,但这次审计还没有完成,其中很多地方不符合标准,也没人出来解释。”

“这不是普通的案件,整个故事被编排成让人远离真相的样子。”而戈恩表示自己无法接受如此大规模的谎话胜过真相的现实,“我离开日本,是我需要正义,正义是我的价值被得到认可的唯一路径。”

5

“我曾与FCA很友好的谈过联盟”

对于早先传出的与FCA寻求合并一事,戈恩也坦诚承认了,并表示现在FCA和PSA合并,对于来说是巨大的损失。

我曾在2017年和FCA谈判过合并,我们谈得很愉快,我本来在1月计划了一场和FCA的会议,但是还没有结果之前我就被日本警方逮捕了。

6

“我会为挽回我的名誉做更多事,我要在汽车史上留下我的名字。”

最后,谈起接下来的计划,戈恩表示会在黎巴嫩待一段时间,为挽回自己的名誉做一些事情。

我可以说是完成了一个不可能的任务,我完成过很多这样的任务,我不觉得我现在什么也做不了,我有很多事情能够做,让我的名声回到之前的样子。我很骄傲我今天站在这里,之后的几周内我会做出一些事情来恢复我的名誉,我不会屈服于他们的宣传我是个冷血贪婪的独裁者,我要在汽车史上留下我的名字。”

相关阅读
说点什么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