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UPE(酷)COUPE(背),如何酷而不背?丨汽车产经原创

汽车产经网    2020-05-19作者:梁秋梦

COUPE被实锤为小众车型,却并没有改变车企前赴后继的姿态。

近两年,汽车市场的持续深度调整,已经让自主品牌巅峰时期一度接近45%的份额,跌至最近一个月的34.6%。一句话总结就是,市场颠沛,众人流离。

但危机的背后总是带着机遇的微笑。2018年5月份到今年3月份的持续21连跌,显然也在重塑着中国的生态与格局。

而庆幸的是,我们依然能够看到,自主品牌翘楚们图强精进的决心并没有减弱。他们努力让主力车型在经过两代工程师的精心雕琢之后焕新而来。而在往下深深地扎根的同时,他们也在往上勇敢地寻找新的生存空间,比如切入COUPE市场。

1

破局的难度

然而,就目前的轿跑SUV市场而言,大多拥有COUPE 车型的品牌,销量基本与对应传统车型的销量零头相近。分析背后的原因,不是它们产品力不够出色,只是其相对年轻、运动化的定位与较差的实用性,导致细分市场份额大小已被固定,所以销量很快趋于饱和。

去年,入局该细分市场的便有长安CS85 COUPE吉利星越哈弗F7x启辰T90等等车型。但显而易见,他们的命运都很“背”,销量难有突破,在整个品牌中的销量占比也是极其微小。

合资品牌的状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。本田歌诗图讴歌ZDX英菲尼迪QX70等等车型,它们有的已经宣告停产,未停产的也是一蹶不振、名存实亡。

即使是COUPE车型的鼻祖宝马X6,也一样逃不出这个怪圈。在欧洲市场,现在宝马基本都不统计该车型销量数据,或者说X6的销量在的成绩单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从08年到19年,整整12年里,它的累计销量仅为14.32万辆,平均每年不足1.2万辆。相较之下,宝马X5同期的销量达到了39.97万辆。

总言之,市场上还没有一款COUPE ,能够唤醒市场热情。这也是为什么每当有COUPE车型进入市场,都会有人表示不看好。因为它们的挑战,不在于对手有多么繁多,而在于这个细分车型能多大程度受消费者喜爱。

那么,既然是“吃力不讨好”的事情,其他车企还有必要凑这个热闹吗?

2

COUPE 还值得做吗?

尽管局面不好打破,但车企们前赴后继推出COUPE的姿态却没有变化。

去年12月28日,蔚来的COUPE车型EC6在NIO DAY上亮相并计划到今年年中公布售价。5月初,同样是溜背式设计的领克05通过一部大电影完成了它的上市首秀。

5月20日,中国市场又将继续迎来一款自主品牌COUPE --传祺GS4 COUPE。

车企的决定倒不见得COUPE车型有多特殊的魔力,但这也从侧面反映出,入局COUPE市场有其必要性——这不仅仅是因为市场的蓝海已经越来越少,这个细分市场至少值得尝试。更因为前几年国内紧凑级从井喷式增长到之后的纷纷下沉,某种程度在说明着各家车企的大单品策略还存在缺陷,他们需要用更多的衍生产品来组成一个“大单品群”。

对传祺来说,尤其如此。实际上,无论是GS8S还是GS4 COUPE,其实都已经给外界一个明确的信息——未来传祺产品有通过做“大单品群”来打造多明星的发展趋势。

4月推出的GS8S,其实它的定位跟GS7十分接近,甚至以后会取代GS7。传祺为其取名GS8S,可以猜测是希望它能与GS8组成一个“单品群”,互相扶持,出征中大型市场。

GS4 COUPE

GS4 COUPE也是一样的道理。GS4 COUPE本可以参照、长安CS85的取名方式,继续填充传祺的GS系列。但传祺却将GS4 COUPE作为主销车型的补充,并未进行单独的命名。这一方面是因为最大化原有的记忆是最经济的办法,另一方面也更利于传祺集中所有营销资源,去打造一个“大单品爆款”。

运用同样策略的长安汽车,已经有明显的奏效。去年长安推出CS75 PLUS,搭档老款的CS75形成“组合拳。3月以及4月,长安CS75系列都突破2万辆大关,在自主品牌车型里面,销量仅次于哈弗H6

而且让人欣慰的是,历经多年耕耘与厚积,从实现了L3级别自动驾驶的ADiGO3.0系统,到通用化率超过50%的GPMA全球平台模块化架构,传祺全方位的技术架构改革显然已基本完成。COUPE车型的存在,某种程度也是因为传祺如今的技术创新能力,完全可以做大单品群的支撑。

这是一份坚守下的结果。广汽研究院院长王秋景曾经告诉我们,2018年广汽研发投入跟销售额比重高达6.8%。而从广汽2019年财报来看,这个数字再度飙升至8.8%。

不管从哪个角度看,GS4 COUPE都是传祺产品矩阵里面不可或缺的一员。它的到来,能帮助传祺在大单品策略上更好地纵深突破。此外,对于急需证明自己仍旧“能打”的第二代来说,GS4 COUPE也是一块分量不小的压舱石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