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任后首度受访 陈安宁能为福特中国带来什么?| 汽车产经原创

汽车产经网    2019-03-26作者:陈昊、于杰

“我也是全球的决策者之一。现在,如果全球业务部门跟中国的一些利益有冲突和不同意见的时候,我们拥有充分的授权。”

文 | 陈昊 于杰

继2018年销量腰斩之后,今年1、2月份,福特在中国最大的合资公司长安福特的销量再度暴跌超过70%。

这样的销量表现,不止赤裸裸地描述了在中国市场的近况,甚至也有媒体不留情面地指出:出任中国总裁兼首席执行官5个月,陈安宁的到来,还没有给中国带来外界可见的起色。

这样的指责固然为时尚早,但自从去年11月中国升级为独立业务单元,执掌中国以来,大家都在盼望着这种前所未有的调整能够给在中国市场带来新希望。

,则肩负了实现这些希望的责任。

两年来跌跌不休的局面已经消磨了大家足够的耐心。消费者和行业,都需要一些好消息。

但到目前为止,,还没有。

百年在中国市场还有救吗?怎么救?

能够给带来实质性的改变吗?

现在,被迫切地需要去回答以上问题。

3月22日,上任5个月来首次公开接受核心媒体专访。而与外界对的质疑形成对比的是,面对任何问题,都是一派轻松自在。

毋庸置疑,作为一个曾在任职近20年的老,同时也是拥有丰富阅历的中国汽车人,了解,更了解中国市场。

“相对中国的变化,变化慢得多。我在外面转了一圈,好像在不同的星球转了一圈的感觉。回来以后,很多认识的人都在,连长相也差不多。”调侃道。

这可能就是选择的原因,也可能是他谈笑间轻松自信的原因。

但如何将这份自信落到实处,才是大家真正关心的。毕竟几年来中国区人事变动如走马观花,承诺一波接一波但是毫无成效。

那么,再问一次,能为中国带来实质性的改变吗?

可能自己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。而我们,期待答案落地。

上任第一件事:组建一个“接地气”的领导班子

上任不足5个月,中国的规划还没有完全展开。但被问到做的第一件事,他说,“第一件事就是打造一个中国有能力接地气的领导班子,同时制定一套高效的运营管理原则。”

今年2月份,宝沃汽车集团营销公司前市场部总监、北美研发中心前执行董事霍静,加入中国出任中国公关副,就是这“上任第一件事”的内容之一。

目前,福特中国的全新组织架构已经搭建出来了,领导班子也基本成型,80%的岗位任命已经到位。

为了以本土人才和经验服务中国市场,这个团队中65%的高管将会是具有中国本土经验的高级管理人才。还说,“新领导班子当中包含了中国本土最强的人才,也包含其他优秀的国际人才,真正实现强强组合。”

据了解,4月3日,中国的全新领导班子将正式公开亮相。

以前“缺胳膊少腿”,以后要成为“小狮子、小老虎”

不可回避地被问到中国存在的问题,打了个比方, “如果福特全球是一只巨象,中国可能只是比较粗的一条腿,不是一个完整的、有胳膊有腿的状态。所以,我们(以后)要将其打造成小狮子、小老虎。”

过去,在中国没有专门研发本土化产品的部门;许多产品计划都不是由中国市场决定的,而是由全球和亚太掌控;另外还有很多内部管理流程方面的缺口等等。

认为,这些都属于“缺胳膊少腿”的状态,是在中国市场的“沉珂”之一。

目前,中国已经设立了专门的机构彻底解决这些问题,包括打造一支本土化的技术团队。

“此前本土技术人才只能参与产品部件的设计,并不是打造完整的产品。这就导致,虽然拥有强大的产品,但产品缺少一些‘接地气’的元素。所以,为了让我们的产品更加‘接地气’,就需要让本土设计团队参与到完整产品的设计中。”说。

我们现在有绝对话语权

除了业务功能不完整,说,过去两年在中国市场表现不佳的另一个原因是,“中国不是独立的业务机构,所以在业绩下滑的情况下,没有及时地有效应对。”

于是,在去年,做了两件对而言前所未有的事情:一是邀请了第一位华人管理者——加入其全球的管理团队;二是把中国全面升级为总部直管,与北美并列成为核心业务单元。

中国是否能够做到“真正的独立”?能独立到什么程度?

给出了十分肯定的回答,“我也是全球的决策者之一。如果全球业务部门跟中国的一些利益有冲突和不同意见的时候,我们拥有充分的授权。但是我们还是一定会与全球统一协调重大的战略方针和产品规划。中国不仅要接地气,同时要与全球保持一体化协作。”

除此之外,也回应了“之前没有做到以合资公司利益最大化为最高准绳,而是以利益或者长安利益为先”的问题。

说,“虽然会出现一些利益冲突,但是保证合资公司利益最大化这一点毋庸置疑。经历了过去的两年,大家清晰地认识到,如果合资公司利益不最大化就没有任何意义。所以这个问题上是不存在疑义的。但是在具体的做法上,还需要进一步落实。”

必须要“更福特、更中国”

采访过程当中,不断提到“接地气”。这也是和他的团队的核心任务。

福克斯进入国内市场仅有短暂的10年,大家没有真正理解的内涵。的文化和品牌的特点并没有在中国市场提炼出来、传播出来。所以,第一件事就是接地气。要回归品牌的本质,又要做出中国的,要把最好的带到最好的中国。”

关于品牌的重新定位,陈安宁认为接地气的方法就是,要让福特“更福特,更中国”。其实一句话,就是在中国市场上讲好、讲清楚百年的品牌故事。

具体到产品,认为,除了福睿斯嘉年华这些“年轻化”的欧洲车型,SUV皮卡以及高性能车才是的立身之本。

因此,欧洲市场未来依然还是的重要产品基地——例如去年年底上市的欧洲中心牵头开发的——也还将继续将这种“年轻化”的欧洲车型引入中国;但同时,表示,“由于中国客户的消费升级,后续的产品开发和引进计划也将会有所增加。”

除此之外,产品“更中国”的另外一个标志是智能互联。

据悉,今年底,在中国上市的所有新车都将实现百分之百网联。而根据官方发布的最新消息,将在2021年开始实现首款配备“C-V2X”技术的车型的量产。

2019年,效益比销量更重要

关于2019年销量目标,说,中国对的销量预期是要稳中有升。而对福特中国本身来说,则要把效益(现金流和利润)放在首位。

坦率地说,尽管经销商需要达到一定销量才能保证利润,但是,站在行业角度看,“产业下行以及现在经历的阵痛很大程度上就是过去短期‘唯销量论’造成的。新车销售不应该是唯一的利润来源,还有很多增加营收的渠道。这些也是国家提倡做强产业的主要原因。

关于2019年更详细的产品规划,表示,下周4月3日的中国2.0战略发布会上,将正式宣布。可以透露的是,福特今年有一款重磅电动车产品会在全球上市。

【专访摘录】

记者:中国现在面临的困难很大,您可谓是临危授命,促使您接受这一挑战的契机是什么?

:首先,对变革的决心打动了我。其次,作为“老人”在这个关头站出来我感觉是义不容辞的。最后,从个人的工作经历而言,我在中国市场拥有十多年的管理经验,自认能够为中国提供一些价值。此外,天时地利人和也是很重要的。

记者:几个月前业绩下滑很厉害的时候,我采访过张宝林董事长,他说要“三年重振”。您觉得“三年”这个时间是长还是短?

:这不仅是企业的问题,更是整个行业面临的问题。现在的经济环境、国家政策等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,而产业体系恢复到比较健康的状况,是需要2、3年时间的。因此总体而言,我比较认同他的说法。

记者:您如何评价领界这款车型?

是由江铃汽车联手为中国消费者量身打造的全新中型,对中国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。我觉得开创了一个非常值得探讨的新模式,这是在中国市场更接地气的做法之一。

记者:这几年整个豪华车品牌在中国发展得很快,保时捷去年的销量都已经达到了8万辆,但林肯似乎没有抓到机遇。您怎么看?

:我的看法与你不同,我觉得很好地抓住了发展的机遇。

去年,全年销量达到55315台,同比是增长的。进入市场晚,应该叫后来者,现在的规模还比较小,但是基础不错,机会很好。而且在中国绝对是一个好的品牌。所以从这一点来说,我认为相对来说还是一个非常优质的资产。

记者:对于的国产化计划,你们会放到长安汽车下面吗?

:第一款产品会在长安进行国产,未来的产品计划我们还没有完全确认公布。可以确定的是,首款国产车型将于年底投产。

记者:在中国有三个合作方,对这三个合资伙伴的规划是怎样的?

是规模最大的,我们主要生产轿车、,都在这里,这个我们会继续保持下去,不会有很大的变化;江铃的业务体系也比较健全,其业务目标,以及业务模式也比较成熟;和众泰的合作模式要根据新能源产业的发展需求来讨论和判断。

这三个合作伙伴的合作企业的定位都不一样,有很强的互补性,之间没有什么干预和矛盾,更多是这些合资企业自身如何把业务做好的问题。

记者:现在大众在做“捷达”品牌,要跟自主品牌抢10万元以下的地盘,有人认为美系车、日系车也应该效仿,但是也有持相反观点的,您怎么看?

:首先,中国自主品牌生产的车不都是等同于廉价车。购买自主品牌的消费者,也并非都是在买廉价车。很多购买自主品牌的消费者,他们对车的消费水平还是挺高的。

各家企业采取的策略不同。但是就而言,从最初的流水生产线、T型车量产等这些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事件,到现在的变革决心,不管过去多少年,血液里的进取基因是不会变的。

相关阅读
说点什么吧